影视业务

影视圈APP下载

用户登录

《没眼人》背后那群坚定的影视人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7-12-13 12:08   84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
近日亚妮执导的《没眼人》先导片在加拿大中国电影节上首映。《没眼人》讲述的是太行山盲艺人的故事,传说他们的前身是“二战”期间,在太行山深处为中国抗日军队服务的特殊情报队,队员全部是瞎子,但太行山人不管这些人叫瞎子,叫“没眼人”。抗日结束了,但“没眼人”这支队伍却保留了下来,他们就在太行山里流浪卖唱。亚妮走近了他们,了解这一切的她决定为这些没眼人拍摄一部纪录片。这部纪录片拍摄长达十三年,耗费资金巨大,而且没有专业的演员,目前拍摄素材量已经超过了一千个小时。


  


是什么让导演亚妮坚持做没眼人呢,“我花了10年的时间和几乎所有的积蓄,而且几乎把‘没眼人’最隐私的内心都摆到大家面前了,这到底是不是理智的行为?但如果我不去记录,他们就会消失了,连带他们的生活和这些属于非遗的技艺,那些唱词唱调和活生生的故事,消失了多可惜。”亚妮如是说。想来,这样的坚持,仅凭毅力是不够的,是对文化的尊重,是对艺术的尊重,才支撑着亚妮一路走下去。

拍摄进行到第十个年头的时候,红点影视有幸加入了这个团队,身为红点的一员小编也更近距离了解其中发生的一些故事,今天就跟随小编走近《没眼人》拍摄现场看看发生了什么故事。

 


拍摄没眼人走山,一条挂在悬崖壁上的,人凿出来的公路。我们的摄制组为了拍这个景,扛着几百斤的设备徒步上海拔1700米的山巅。


 

四季变换,十年初心不改

拍摄,感受最多,是无奈。看着他们如蝼蚁登天,一寸寸爬行,我只有等,因为我需要真实,电影需要纪录。(摘自“没眼人的亚妮”微博)

太行山暴雨,冲垮了所有的桥,刚修好几座,摄制组的车就开过去了。还没到拍摄地,车又被断桥拦住,左权县的老乡们吭哧吭哧帮摄制组把设备扛过了河。



太行山的左权,盛产中国最好的大核桃,漫山遍野。今天进山,准备拍全山男女老少齐上阵打核桃的盛况。现场道路两旁铺满了核桃。



“鼓王”肉三的姐姐犁地

第一张照片中,拉爬犁的是红点F65的技术员胡浪。中间那张照片的“驴”,是红点技术员星星,后面是录音组长二倩。第三张的“驴”,是录音助理大棚。



亚妮老师有一段描写我们红点影视员工的片段,非常感谢亚妮老师对我们红点影视的信任。以下摘自没眼人的亚妮老师微博。

          


胡浪。他是F65主机的技术员,个子不高,瘦弱,很少说话,跟他体重相差无几的F65主机,永远由他抱着翻山越岭(我根本提都提不起来),永远对导演指定的机位没有二话,一话都没有,搬运、装机、卸机、跟焦,护理,甚至在特殊情况下掌机,胡浪是我见过的最敬业和专业的人!

技术员星星。也不高,稍有点胖,但这绝不妨碍他的灵活和勤劳。F65的脚架,你试试,要扛起来,基本需要牛力,星星低着头,再陡峭的山崖,在险要的山路,他都先于主机,稳稳地把脚架放到机位,然后由于过度坚持,涨红的脸会露出舒坦的笑。任何时候,现场都有喊星星的声音,任何时候,星星都会在话音未落时,健步如飞地去执行他的任务。

录音组的大鹏。憨厚少语,录音组长二倩(穿着红色外套)。温和善良,两人搭档,鱼水相谐。二倩刚刚生完孩子,还带着产后的状态,但在现场,你看吧,就是一个汉子,不用导演指示,那团红色永远随着摄影机浮动。好了,一个偶然即兴的现场,那团红,第一次消失……原来垃圾堆里有两只刚刚生下还没睁眼的被遗弃的狗仔,二倩母性剧涌啊,抱过入怀……大鹏,那就是现场的铁塔,往那里一站,你就别想蚍蜉撼树!任哪个部门一喊,除非正在岗位上,都会见铁塔移来移去,帮忙啊!

这个团队不是因为年轻,是爱心和善良!

近日亚妮执导的《没眼人》先导片在加拿大中国电影节上首映。《没眼人》讲述的是太行山盲艺人的故事,传说他们的前身是“二战”期间,在太行山深处为中国抗日军队服务的特殊情报队,队员全部是瞎子,但太行山人不管这些人叫瞎子,叫“没眼人”。抗日结束了,但“没眼人”这支队伍却保留了下来,他们就在太行山里流浪卖唱。亚妮走近了他们,了解这一切的她决定为这些没眼人拍摄一部纪录片。这部纪录片拍摄长达十三年,耗费资金巨大,而且没有专业的演员,目前拍摄素材量已经超过了一千个小时。

  

十三年的坚持,这背后的故事还有很多,小编觉得这些故事已经能拍成另外一部纪录片了。拍摄也将近尾声,无论多少艰难险阻都已克服,红点影视会坚持陪亚妮老师走完这段文化苦旅,并等待《没眼人》呈现在大家面前的精彩。


 


 
在线客服
 
QQ  人事专线
QQ  商务专线